“百草枯”的解药

发布日期:2019-06-10 08:08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 省政府信访局


那位妇人来过之后,我才知道农药“百草枯”。特意搜索了下词条:百草枯对人毒性极大,且无特效解毒药,口服中毒死亡率可达90%以上。

三月的初春,农村里正在如火如荼地为麦田除草治虫,人们都在为丰收忙碌。就在这怀揣希望的春天里,一个手捧遗像的四五岁小男孩,被一位中年妇人跌跌撞撞拖进了洪泽区人民来访接待中心。

男孩面上带垢,上衣带血,背着书包。中年妇人右手拖行李、左手紧握“百草枯”,走到大厅中间毫无征兆地瘫坐在地,嚎啕大哭:“不解决,要么死在这里、要么死在北京!”接访人员三步并两步跑到身边准备扶起她,旁边的小男孩也大哭起来,搂着妇人的胳膊不放。两人哭成一团,时间那一刻好像按下了暂停键。经过慢慢劝慰,妇人的情绪平缓下来,但手中的“百草枯”一直紧紧地攥着,怎么劝都没办法让她放下。“问题要是没结果,这药就是我们娘俩的结果!” 妇人冷冷地说。

妇人姓徐,外地人嫁到洪泽,她反映丈夫2017年因脑癌病逝,产生大额医药费无法报销。“2016年底我已将合作医疗的200元费用送到村干部家中,但村干部没有收款收据也没有上缴代为办理农村合作医疗,致使我男人看病的10多万费用无法报销。”她哭诉着。

2018年,她到过村委会,去过派出所,恳请过街道领导处理。当事双方各执一词,一方说钱已经交过、一方说根本没有收过,因为是私下往来,没有其他证人证据,事实真相无法调查,事情陷入僵局。“我一个外地人,在洪泽也没什么亲朋好友,每次反映情况都要带着孩子,耽误孩子上学不说,现在孩子遇到人多、说话大声都害怕。但是问题不解决,我们娘俩的生活也没着落。真要是解决不了,我们娘俩今天就把这药喝了一了百了,反正日子也过不下去了……”

群众之事无小事,真心为民办实事,信访局领导立即组织召集相关单位开展调查。调查组走访当事村干部,其再三表示没有收到妇人的缴费,当年代收的钱全部上缴办理了合作医疗,全村也无一户出现住院无法报销的情况。然而,徐大姐始终咬定在某日晚上将200元钱送到村干部家中。走访发现,双方无法进一步提供更多有效的证明。

调查组迅速转变思路,将化解的关键落脚在“钱”上。新一轮调查以医疗费为工作主线,拟定“住院共花多少钱——医保可以报销多少钱——损失责任划分”的化解方案。调查人员通过走访医院、调阅住院档案,核算徐大姐丈夫在医院共花销10万余元,其中7万余元属医保报销范围,如果参加合作医疗可报销3.4万元。随后区信访局立即牵头相关单位会办,认为徐大姐和村干部在缴纳医保费用中都存在过错,应承担同等责任,镇、村对徐大姐给予一次性补偿,区信访局针对徐大姐家有幼儿、生活困难等现实情况,给予困难救助。“我一度以为我的问题就像是我手里的那瓶‘百草枯’一样是无解的,没想到今天信访局给了我‘解药’。”徐大姐泪眼婆娑。

回访时,再见小男孩,已经换了一副模样:干干净净的衣服、纯纯真起的笑脸。“播一粒种子/让心愿发芽开花/用缤纷的果实/把阳光报答”,小男孩唱起了刚学会的《生长吧》。那一刻,歌曲印证着所有信访工作人员的心情。

我们都是播种人,通过辛勤的耕耘,让每位信访人的心愿开花结果。

 




(来源:淮安市洪泽区信访局   谷汇林)

打印 关闭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